17k小说网 >> >> 畅销经典 >> 洛阳女儿行.3[书号73641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九章思子台边风自急

Wed Dec 25 13:00:00 CST 2013
  “小计,有一件事我想该告诉你了。”

  余小计漫不经心地坐在城墙的城堞边上晃悠着两条长腿儿,看着宫墙外的景致,象没太在意。

  这小子,什么时候已窜到这么高了?站起来都过自己的眉毛了。

  ——韩锷舔舔干涩的嘴唇,怕下面的话一说出口,小计这些年无忧无虑的生涯就要被打乱了。但他已不能不说:“锷哥其实一年前就已知道了你的身世。”

  小计还是没表情。

  “其实,你现在不是十六岁,而是十九岁,是个大人了。你刚出生时,因为重伤,曾为人手法所制,被迫又过了三年胎息的日子,这就是你原来体内伤势的缘由,也是你为什么一下可以窜这么高的缘由。而你的妈妈,锷哥现在已可以确定,她就是……”

  他顿了顿:

  “……余皇后。”

  韩锷回首望向宫墙之内:这么多年过去了,余皇后会想到,她长大的孩子有一天会重新回到这个地方吗?也许,她当初的选择只是想让这孩子过一种平常的生活吧?但一切都乱了,面对朝中险恶的争斗,面对“龙门异”、“北氓鬼”随时可至的刺杀,面对小计必需知道的真相与他必须自己来做的选择,韩锷已不能不说。

  “妈妈?”余小计轻轻呢喃了声,疑惑地抬起眼——好生疏好生疏的一个词了……这么迟的知道,算好还是不好呢?

  他眼中一片空茫。如今,他已长大了,无论是爱,还是温暖,其实他已经都不那么需要了。看着他默默的样子,韩锷忍不住想伸手一拉他。余小计却轻轻一躲,让开了他的手。

  他知道锷哥近一年多来心头一直埋了个秘密,还是和自己相关的,他也曾无数次猜度过:那应该是关于自己的身世吧?可今天,他终于知道了,没想,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自己也算是余家的人呢,怪不得姐姐与朴厄绯对待自己又是那样。可他心头空茫茫的。

  ——知道自己的来历真那么重要吗?什么都不知道岂非更好,不用承担那么多上一辈留下来的恩怨纠葛,不用承担他们性格弱点的传承与担系。就象锷哥,他究竟是有一个父亲幸福呢还是没有他更幸福?

  余小计从小就总觉得自己是个被这造化所弄、胡乱被遗弃到这人世间的一个孩子。那样也好,他情愿是个野孩子,他惯了:什么都是自己独自来经历的:爱我所爱,恨我所恨,不受外物牵扯。他情愿天生地养,也不想有什么父母,更不想要有什么家,他跟锷哥这一点是不同的。

  他回眼看向韩锷,只见他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他心底笑了下——有时他甚至觉得,在有些地方,锷哥比自己更象个孩子。……余皇后?那就是余皇后吧,又怎么样呢?

  见小计象没什么反应,韩锷不由有些发呆,脸上怔怔的。余小计却心道:也许,自己母亲给自己最好的一件馈赠就是,让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到知道时,他已足够大了,而她又已死去好多好多年。以前种种,尽都为空,没有任何先天的羁绊,这一生,所有的感受都是他自己的,这才真正是他们大荒山无稽崖的心法正流。他脑中怔怔地想着,心里有一点点空茫茫的难受,然后,一点空茫茫的温柔露出点头来,舔了舔他心底那空荒荒的心境。耳边却听韩锷道:“小计,怎么了?”

  余小计摇摇头,没有说话。

  韩锷道:“是不是怪锷哥一直都瞒着你?”

  余小计摇头道:“不是。……没什么,我只是一时回不过神来。皇后之子?好喧赫呀,挺好。我只是现在还不愿去想它。谁生的就谁生的吧,生以前是她的事,生以后就是我的了。没有纠葛,没有爱怨,这样最好最好的了。”

  韩锷都有些不解地望向他。他与小计相处日久,尤其近两年来,他早已感到小计所练的他家传的大荒山一脉心法当真与世迥异,好多处荒僻得都不近情理,一时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却听余小计道:“锷哥,其实有一件事我也一直瞒着你,一直也没说。再不说我也成了被她们利用来套你的局中的一个棋子了。”他抬起眼:“我的姐姐其实没死。你以为她死了。其实,她的自杀虽看似生息已绝也颇凶险,但那其实是我们大荒山中的‘轮回之法’。她没有死。蓝老人也是我们大荒山的人。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局。”

  韩锷脑中一激灵:余婕?余婕原来真的没死?那一连串的在他脑中久思不得其解的疑惑忽豁然开朗起来。只听余小计苦笑道:“可连我,也是直到今天,你告诉了我我娘是谁时,才明白,她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他一双眼望得远远的:“锷哥,我总以为,我要真的是个孤儿,你会对我更好些。而我也真的想是一个孤儿。什么也不是,只是石头缝儿里蹦出的。我姐姐她们,说是为我好,但她们强塞给我的,其实并不是我想要的。你怪我骗你吗?”

  韩锷定了定心神,微笑道:“你不是骗我,你只是以前还小,没有勇气跟锷哥说罢了。现在,你却……长大了。”

  余小计一抬眼,锷哥终于承认他长大了!韩锷伸出一支手,拍拍他的头,笑道:“你长大了,好多事儿,锷哥回头再慢慢跟你说吧。你聪明,其实这里边的事儿不用我详说,你想来也会明白到底是些什么了:咱们这次为什么要到长安来,为什么东宫的人会要刺杀你,你姐姐和朴王妃图的到底是什么……你好好想想,回头有了什么选择的话再跟锷哥说。这件事,不关乎你姐姐,你要锷哥帮你,锷哥总会帮你的。”

  余小计忽开颜一笑:“锷哥,我现在不是孤儿了,你还肯罩着我?”

  韩锷一笑道:“小皇子,不是我要罩着你,是下官要恳求您罩着我了。”

  余小计扑哧一笑:“那行,我就罩着你。来人呀,把韩锷给本王绑出去,咔嚓咔嚓了!”

  韩锷一缩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含笑道:“王爷开恩!小的再不敢了,再不用竹蔑打你了。”

  他两人笑了一会儿,只听小计道:“听说,明晚长安城就不禁夜了!”

  ——所谓禁夜,却是长安城中每到夜晚都要戒严。太阳下山后,击鼓八百下,谓之“净街鼓”。鼓声停后,城内各坊即闭门,但凡有私自夜行的,都是要受到重罚。

  本来开国之初,只有上元节三天可以不禁夜。以后例稍宽了点,连上中秋也不禁了。可今日是八月初三。韩锷怔道:“又不是上元,又不是中秋,怎么不禁夜?”

  只听余小计道:“听说明儿就是当今皇上的什么万寿节呀。”他口里提到皇上,忽觉嘴里满不是味儿。

  ——原来是为了皇上的生日。韩锷见小计的神色,似对那热闹的明夜有着说不出的期待。见他这么兴头,心下不忍拂他的意,笑道:“那好,你明儿乖乖地在龙城卫戍处好好等我。我一到晚上,有空就溜出来……陪侍小王爷您。”

  他口涉调笑,余小计“嗯”了一声,大马金刀地往城堞上一坐,笑道:“那好,韩卿,你可不要有负孤的重望呀。”

  韩锷看着他那模样,不由好笑:“孤?怪不得你老说你是个孤儿呢,原来你们这些贵种从来就习惯称孤道寡的。”

  没想第二天一早起来,韩锷就被迫忙了开来。他现下责任繁重。皇上似对他极为重视。近日,因见龙城卫首领肖珏办事稳当,已擢升他为宫城禁军首领。虽是副职,手底下也新接管了守护宫城的禁军人马三千余骑。又道韩锷治下有方,问他身边还有什么出色干材,韩锷只好荐了乌镇海,皇上就派了他长安城内巡察的差使,主管宵禁治安诸务,手下也好有个八百余兵士。

  这么接连擢升韩锷手下,又都是接管禁中亲兵,不只百官吃惊,连韩锷也觉得有点大出意外——那皇上不过只跟他私见过一次,说了些他做的梦,凭什么就对自己信重至此?他到底又做了些什么梦?关于小计,他又知道了多少?难道那梦境竟可以如此左右他的心志?

  大荒山的人,潜隐多年,看来所图也大。他身边的那个内侍,到底与大荒山一脉是何关系?

  所谓鱼知深水而不祥,韩锷现在是越来越能感到这种不祥了。这次长安之行,他其实是被迫前来的。开始还以为自己是主动,哪成想,一入长安似乎一切就已落入了别人的套中。这个长安,他是不是来错了?

  他答应小计时,没料到今日不管是肖珏还是乌镇海处都有无数麻烦事要处理。如今宫城防卫之务大半落在了肖珏头上。紫宸中现在主管宫禁的是“六幺”陆破喉,与他的交道也多半由肖珏处理,但此间颇多微妙处,所以肖珏时时有事与他相商。

  乌镇海也要主管城内巡防,他们如今虽非直隶韩锷所属,但一向尊重韩锷,好多事都要找他商议。韩锷现在朝中的职位本大为尴尬,他本帅抚北庭都护府,以一方之帅职久驻长安,已颇不妥。但皇上之意却似不愿他骤去,虽领命兵部行走,究竟不是实职。这日从他清早一到兵部入值,就被缠住。近日朝中多有武官与他频频接触,因是公事,韩锷也推托不得。直到辰时,才将将处理完杂务。接着,却有人来请,才知宫中已大开百官之宴。却是皇上设宴,与百官同乐。

  他登时被缠得一些些也走不开。心下烦恼,暗道:只怕要有违晚上与小计游乐之约了。

  他担心小计的安全:以小计的脾气,今夜这么热闹,是断不肯呆在宫中闷气的。如在肖珏身边,以肖珏为人的精细警醒,韩锷多少还能放心。如任他一人留在宅中,却大是可虑。当下就叫连玉私下给乌镇海传个话,叫他召齐十一胆卫,陪小计街上耍耍。好在今日长安市面的安全却是乌镇海所负责的,想来还照应得到。

  十一胆卫俱为韩锷百战之后的肝胆之将,多少也能让他放心。他这里安排好小计的事,心下略安,才去了“花萼相辉”楼。

  “花萼相辉”楼中,盛筵正开。他到时,皇上因为体倦,才才出来晃了一下就已退席了。楼中现在高坐首席的却是当今宰相左仆射陈希载。他年纪好有六旬,一头头发已然花白,眼光昏噩噩的,看似老朽,但韩锷情知,就是这个人目下统领着全国的文官系统,使东宫太子也所欲常不能达。

  对席则是东宫太子太傅韦灵。他博衣高冠,官居一品,却是朝中耆旧。韩锷一入花萼楼,就见迎出一个人来,笑着引他入席。他引的方向却是首席。那边陈希载已笑着站起来招呼,呵呵道:“韩将军,有劳了。禁中防卫事务想来繁杂,全靠韩将军一手打理。我们这些人,倒可以躲些清福,开怀畅饮。”

  这酒席却是一张张紫檀条桌围住中间地毯成两行排就的。陈希载身边特留了个位置,想来就是在等韩锷入席。

  韩锷在两侧朱衣紫绶间缓步穿行而过,旁人的目光有艳羡也有忌嫉,他却只觉出一股如履薄冰之味。满堂笏中,当真只有他衣衫稍显朴旧。陈希载对他却极为客气。他才走近,就含笑一拉他手,拉他入座。韩锷却也不知该不该谦逊的,该谦逊的话又当如何谦逊,只有微笑入席。

  才才入座,却见陈希载已然站起,举酒四顾道:“如今河清海晏,宇内升平,你我能同享此太平之乐,一是托圣上之福,二来却也是得韩将军率部戳力边塞,揽辔廓清,消弥大患所致。这一杯酒,却是要敬与韩将军了。”

  韩锷口讷,连推不敢,见座中百官差不多已人人站起,持酒相颂,当下也只有站起。眼光一扫,却见对面的太子太傅巍然不动,也并没有端杯。韩锷心头微微一凛,还是先把这一杯酒喝下了。

  重新坐下后,却听陈希载道:“韩兄,未曾谋面之先,我早已十数次得古超卓兄手札,其对韩兄敬仰之情,跃然纸上,老朽正不知以韩兄之风华正茂,更当是何等神采。没料到近月来得亲颜面,果然英姿天纵。”

  他话里尽多虚文,韩锷也不知该如何客套,含笑谦逊不语。那陈希载的话也不多,但款款道来,却极具文彩,当真有太平宰相、高冠博带、温文而雅的风致。韩锷一边与他酬答着,一边却想起当日自己人在塞上时,每有关于军务与边塞之事的奏议往来,书札封对时,那些粮草军务和所需要得到的朝中的支持也大半是被他这么文谄谄的话所拖延塞堵住的。——他这还是头一次与陈希载正经的共座长谈。自入长安,尢其得蒙圣眷后,陈希载一向就对韩锷招揽颇力。但韩锷情知长安水混,一直推托着未与陈希载私下面见。却听陈希载话风一转,含笑道:“却不知韩将军仙乡何处?”

  韩锷一怔,道:“就是长安了。”

  陈希载的声音忽低了下,恰好能为韩锷听到的:“不知韩将军堂上二老可都还安好吗?”

  他的手指轻轻抚着手里金杯的沿儿,一圈一圈轻轻地摩娑着,让他那话也变得颇堪玩味。

  韩锷一愣,心下茫茫一失:堂上二老,堂上二老……却听陈希载低声道:“怎么老朽听闻,近日韩将军的令尊已然仙去?”

  韩锷心中隐隐一痛,却也不由冷冷一笑:仙去?那样的死,也叫仙去?

  却听陈希载低叹道:“我也是才听说……不过,近日东宫的太子洗马诸人却连上奏议,把韩将军给参了。说风闻韩兄老父近日初逝,韩兄却未依例而报丁忧,实是大违朝廷以孝道治天下的大义。不加严罚,不足以昭告天下。这事,韩将军却知道吗?”

  丁忧?——韩锷愣了愣,才想起朝廷确是一向有此体例。所谓丁忧,却是朝官如有父母死去,依例当上书自请去官,披缟守制,以尽孝礼。按例这守孝却是要满三年之期的,三年之后,才能奏请复任。

  韩锷愣了愣,他倒是一向没想起这个,心里也知,这是官面文章,东宫所在意的又是什么孝道了?自己还奇怪近日东宫怎么没什么动作,原来,他们早已发力!

  陈希载见韩锷不答,低声笑道:“韩将军,好在这事老朽在阁内却已先得知。韩将军为当今朝廷股肱之臣,何况当今局面,朝中不靖,四海靡乱,不说别的,就说西边吐谷浑之事,不得韩将军,又有谁可处置?天地君亲师,那事君之道原是排在事亲之道之前的。所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老朽心知韩将军非为不守礼制,而是为大孝不为小孝,已上书奏请‘夺情’。以韩兄在朝中责任之重,想来圣上也是不可一日无韩将军的。这‘夺情’之议,想来这两日就要批复下来的。”

  原来是这样——所谓“夺情”,却是朝廷逢重臣上报“丁忧”时,为国家大事,特命夺情,不许守制。

  韩锷细细地吸了口气:这个汉家制度,这个朝廷,就是在这样一些看似官冕、实则满是私欲的倾轧中运转的。仆射堂如此示惠,想来在与东宫的争斗中,已把自己看做强助了。

  他微微一笑:“多承相国看重。”眼睛却扫了圈四周这富丽繁缛的景象,心里不由在道:自己却在这里面混些个什么?他,原不合他们的式。东西二市中的灯火现在只怕正自热闹吧,如果在小计身边,两人笑笑闹闹,会是何等快乐?自己却不得己推了小计之约,不得不来赴这所谓的‘百官之宴’,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却见陈希载微微一笑,指向对面道:“韩将军,那边坐的那位却就是滁王,他对韩兄敬仰久矣,他也就是当今圣上的三皇子贽平。皇上这些年,一向最疼爱的也就是他了。当年也曾数度私下暗许传位于三皇子。三皇子为人仁爱,当年如果不是为他不是长子的话,得嗣大统,怕真是天下苍生之幸了。韩将军,却不知对立太子时是立长还是立德有何高见呢?”

  韩锷听他一语及此,心中已惕然一惊:来了!

  他不知如何回答,索性只笑下,端起一杯酒,冲陈希载敬道:“小子无学,以相国来看,却是如何最好呢?”

  陈希载昏噩噩的眼光中却似诡诈一现。

  他们这么兜来兜去的交谈好有小半个时辰。韩锷一回眼,却见侧门内连玉走了进来。韩锷一见他脸上神色,心底就微微一惊——连玉这人稳重,一向不太喜怒形于色的,怎么看着头上出汗?

  却见连玉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低声道:“韩帅,小计遇险!”

  只此六字,韩锷已经色变。他一起身,冲陈希载笑了下,当即离席。离席前眼光扫了那面东宫太傅韦灵一眼,却见那老家伙也正似看非看地看向自己。他与连玉才出楼外,已疾声道:“哪儿,谁下的手?”

  连玉也知事急,开口极为简断:“东市中,似龙门异与北氓鬼的人!乌将军已经告急,十二胆卫已丧三人,但他们护小计已退向了思子台。但思子台边好象还有埋伏。乌将军得信已经赶去。来报消息的有三人,可只到了一个其余两个已遭截杀而死。韩帅……”

  韩锷一拉连玉,已退到楼下暗影中,他脑中电转:东宫,东宫,果然动上手了!他此时手下并没多少人手。

  他定了定神,已对连玉疾快地吩咐道:“你先去肖将军那里,说知这事,然后,叫人飞马去太平坊前日探出的漠上玫的住处,告知她这个消息。龙城卫中,叫肖将军无论如何选出些好手急赴思子台救急。他自己,则叫他去见陆破喉:今日宫门一但有警,就马上紧闭。”

  连玉疑惑地看了韩锷一眼:“韩帅,难道你不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洛阳女儿行.3》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圣龙图腾
6仙武都市
2破天录
7神级插班生
3神级大镖客
8大明星的极品御医
4毒妇不从良
9天价小女佣
5嫡女锋芒之狂妃
10拐个相公来种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作者:糙汉
虚拟网游 292474字
游戏成为真实,生死只在一瞬!荒岛之上,阴谋诡计,血战不休!一场为诸神降临而准备的献祭!

2诸神之国 作者:伟大的嘉嘉
东方玄幻 62261字
少年患上与树有关的怪病,踏上巨树之旅!荒谬绝伦的树上生物,来路不明的同伴,树中陵墓……

3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东方玄幻 280294字
身陷囹圄,群魔环伺。一朝龙入海,天地任遨游!独闯九幽地狱,掀起无边杀戮,神魔仙佛尽俯首!

4天庭电玩城 作者:中二小文青
都市生活 46134字
在热闹非凡的天庭,有一家来历神秘的店铺。不卖美食,不售灵兽,只是单纯提供消遣的游戏服务。

5重生奔腾年代 作者:恒疯语
都市生活 403529字
为了第一桶金,他含泪骗了父母半生积蓄。曾经失去的,错过的,不在意的,这辈子,都要拿回来。

6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688582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界当中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7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813307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且看少年崛起逆天而行!

8弄潮时代 作者:天堂发言人
都市重生 575534字
我来深市十年,亲眼看着这座城市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成国际都市,一天一个样,简直是日新月异。

9医路风云 作者: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628488字
实习马上结束,楚天羽发现竟能自由穿梭现实与末世, 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10神脉 作者:北草春生
东方玄幻 395952字
明耀当空,得意休养生息后,欲要卷土重来,天帝亦感受到威胁,恰逢后羿天神横空出世,下令射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