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 畅销经典 >> 杯雪.[书号73642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小引

Wed Dec 25 12:00:00 CST 2013
  距滁州西去三百许里,有一座小城,名唤舒城。名是好名,听起来意气缓缓,但当此乱世,城中人果真还能舒许如许吗?——没有人知道。但当那首琴曲响起来的时候,听到的人心里是不由会静的。这不是一般的静,而是——寂若垂天之云、泛若不系之舟。

  琴曲就响在醉颜阁。——舒城之所以吸引人,大概还不只为了它那些幽深的小巷,也不只为了小巷旁边那些寂寂的老屋,只怕还为了这沉甸甸的老城中那出了名的苦清苦清的老酒:‘苦苏’。醉颜阁就是一个酒馆,不过规模略大,舒城全城的‘苦苏’就以醉颜阁的最为有名了。这时、阁内木头作的地板上,正坐着一个弹琴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白衣,那是一种旧旧的白,把旧历七月的月光揉碎洗褪后、再捣上千遍大概就是这样一种颜色了。这身衣软软的,穿在他身上有一种物我谐适的味道。他的膝上摊着一张用乌沉沉的桐木制就的七弦琴,操的琴曲名叫《停云》,只听他口里轻轻地唱着:

  霭霭停云、蒙蒙时雨,八表同昏、平陆伊阻,静寄东窗、春醪独抚,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歌声虽轻,却高低适耳,对首阁中坐了个老者,听了这歌、就伸出一只戴着汉玉戒指的手端起一杯舒城的‘苦苏酒’慢慢地喝了下去。至此,才轻轻以手击了一下桌子,口内轻声道:“一解”。他旁边侍立着一个青衣小帽的僮子,忙就又替他斟上一杯酒。口内奇怪道:“我就不懂,老爷子前两天还说别人正欠着你一大笔钱,不知收不收得回来,这时不为那操心,却还有心思在这儿喝酒。”

  那老者微笑道:“是不知道收不收得回,但这个债主与众不同,风险大,利息也大。有机会赚,为什么我不能喝?”

  看来他特别喜欢这舒城中的‘苦苏酒’,说话间又尽了一杯。那僮子又给他满上,笑道:“可是、这笔帐,距该还的日子已整整拖过十七天了,咱们钱庄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您怎么还有闲心坐着?小的真是好奇:那借钱的人是谁?每次只传来一张纸条,画一个四不象的东西,就算签了字画了押了,竟然跟老爷子您每次都是几十万两银钱的来往,还从来没有质押的,老爷子您就不怕钱不能收回来?”

  那老者笑道:“怕,怎么不怕,但他还需要质押吗?只他的一个名字放在那里,只怕就已经足够了。日子是拖得得久了些,但他有他的难处。——何况、他现在不正在为我抚曲偿息吗?”

  那个僮子不由目瞪口呆,也是这时才注意到楼下弹琴的那个少年,不由盯着他看去——他可从没见过自家老爷子这么大方过。他们家老爷子——也即这座中老者,是当地有名的徽商、也是巢湖一带出了名的财主,‘通济财庄’的大东家,名叫鲁消,江湖人称鲁狂潮。当时宋金分割而冶,也只有他钱庄上的银票可以通行于南北,他的银号分为‘北庄’和‘南庄’,专门用来分别打理两处的生意,家财万贯,富可敌国。他为人一生也精明过人,于银钱来往从不吃亏,也不轻信于人,他怎么会这么相信楼下那一个看来不过二十一二岁的少年?那僮子向楼下望去,只听那少年一段过门后已操至第二解,却是:

  停云霭霭、时雨蒙蒙,八表同昏、平陆成江,有酒有酒、闲饮东窗,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那老者似已听了进去,一只手一直在轻轻叩着桌子,以应节拍,双眉微锁,至此才轻吐了一口气,喃喃道:“二解”。

  那僮子似是还是没想通,明知这时不该说话,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重,问道:“欠债人原来就是他?他是谁?这曲子又有什么特别?弹弹曲子就能值延期该罚的每天近千两银子的利息了?老爷子你一向不喜欢丝竹呀。”

  老者微笑道:“那些俗手弹的我当然不喜欢,但他的琴曲,就算为附庸风雅,我也不敢说不喜欢呀。唉、愿言怀人,舟车靡从,——这样的琴曲,难道还不值?”

  那僮子望着楼下少年,撇嘴道:“我就没听出哪里值了?”

  那老者微笑道:“那是因为,你还太小,也没有用心听。——就凭他这是头一次为抵帐给人抚琴,难道还不值吗?”

  那僮子似也对那弹琴人越来越好奇:“他是谁?”

  老者叹了口气,目光似有笑意,可笑意中藏着苦涩,更深处更是种说不出什么味道的味道:“他?他只怕是——这世上最穷的人,最不闻达的人,也最落落寡合的人。”

  僮子还待说什么,却听身后一阵轻轻的脚步响,一个家人模样的人走上楼来,在老者身后早早就躬了身子,双手捧递过一张条子。那僮子接过,再转递与老者。老者看了,半晌不语,然后一挥手,那家人退下去了,老者才道:“江南消息,那批镖银已经过江了。”

  僮子不信道:“就凭杜淮山、焦泗隐加上王木几个就真能把那批镖货弄到手?秦稳未免太没用了。缇骑这次不是也盯着吗,我听老爷子上回接到的消息,连袁二都出动了,难道这回也失了手?这也——太、太奇怪了!”

  老者不答,半晌道:“我就猜到他会另有人助,只是没想到,会是一个如此隐遁之人。嗯嗯,九幻虚弧、九幻虚弧,那该究竟是怎样一剑?竟能杀得缇骑都大败亏输?袁二重伤身退。这一下,江湖大势,只怕是要变了。”

  他言语中透出很少见的迟疑,那僮子似从未见到主人这般陷入沉吟过,实在不知让自己主人都陷入沉吟的该是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这时,却听楼下歌声又起,却已歌到三解:

  东园之树、枝条再荣,竟用新好、以招余情,我亦有言、岁月于征,愿得促膝、说彼平生;

  他唱来幽委曲折,听的老者却似是也感慨系之,口里喃喃道:“——愿得怀人、说彼平生;愿得怀人、说彼平生……他怀的就是那个人吗?”

  那僮子似是不愿看到主人这么显出迟疑,故意打岔道:“镖银过了江,起码有一样好处,老爷子您的钱有了着落了。”

  那老者摇头道:“不错,是有着落了,不过——你也别想得那么简单,那银子就算过了江,你以为就会安稳吗,袁老大与这一干人就会如此干休?这银子烫手呀!嘿嘿,收不收得到还是个问题呢。而且,他的债主不只我一家,只怕、这次还轮不到我收帐的。”

  僮子奇道:“不会吧,那单镖虽然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是非常地大,难道缇骑就会如此看不开,为它得罪那么多人,擅毁当年之约,进入江北?二十几万两银子,就真值得这么多高手出面硬抢?”

  那老者却嘿嘿道:“不为那银子,怕是只为这趟镖里另有干连,牵涉到一桩极大的秘密。嘿嘿,天下高人,尽有不为那银子动心的,但只怕很少有人不为那秘密动心的了!”

  他的心情似也很激动,人看来虽一向举止苏徐,这时却猛地仰尽一杯酒,一双老眼中放出光来,显出一种年轻人也没有的精猛。却听那楼下歌声忽又响起,这次的声音却忽转高亢,歌声却是: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敛翮闲止、好风相和,岂无他人、念子实多,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这次已是歌到《停云》四解——旧曲往往称一阙为一解,《停云》为晋代陶渊明所作,虽仅四解,但四言之中滋味无限。老者喃喃道:“好一个‘岂无他人、念子实多’,却为什么‘愿言不获,抱恨如何’?只怕那一曲《水调》,还没唱罢江南,这四解《停云》,又要舞破舒城了。”

  静了一静、却听楼下传来一个清澈的声音道:“一日歌一曲、一曲偿千金。今日之琴债已付,鲁老,小可明日再来。”童子往楼下一望,见那弹曲少年果然已抱琴而去。他那么旧白的衣捧着那么古旧的琴,一路踏去,似还踏在他适才奏出的音符里。那童子眼一花,觉得那少年虽在动着,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静,那是——心静,在泄进门口的阳光中,恍如隔世之水止云停……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杯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圣龙图腾
6仙武都市
2破天录
7神级插班生
3神级大镖客
8大明星的极品御医
4毒妇不从良
9天价小女佣
5嫡女锋芒之狂妃
10拐个相公来种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作者:糙汉
虚拟网游 292474字
游戏成为真实,生死只在一瞬!荒岛之上,阴谋诡计,血战不休!一场为诸神降临而准备的献祭!

2诸神之国 作者:伟大的嘉嘉
东方玄幻 62261字
少年患上与树有关的怪病,踏上巨树之旅!荒谬绝伦的树上生物,来路不明的同伴,树中陵墓……

3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东方玄幻 280294字
身陷囹圄,群魔环伺。一朝龙入海,天地任遨游!独闯九幽地狱,掀起无边杀戮,神魔仙佛尽俯首!

4天庭电玩城 作者:中二小文青
都市生活 46134字
在热闹非凡的天庭,有一家来历神秘的店铺。不卖美食,不售灵兽,只是单纯提供消遣的游戏服务。

5重生奔腾年代 作者:恒疯语
都市生活 403529字
为了第一桶金,他含泪骗了父母半生积蓄。曾经失去的,错过的,不在意的,这辈子,都要拿回来。

6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688582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界当中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7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813307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且看少年崛起逆天而行!

8弄潮时代 作者:天堂发言人
都市重生 575534字
我来深市十年,亲眼看着这座城市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成国际都市,一天一个样,简直是日新月异。

9医路风云 作者: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628488字
实习马上结束,楚天羽发现竟能自由穿梭现实与末世, 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10神脉 作者:北草春生
东方玄幻 395952字
明耀当空,得意休养生息后,欲要卷土重来,天帝亦感受到威胁,恰逢后羿天神横空出世,下令射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