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 畅销经典 >> 弓萧缘——石榴记[书号73642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八章单车直救娇娥

Wed Dec 25 13:00:00 CST 2013
  甘凉大将军的大帐和李波的帐蓬绝对有很大不同,光只面积,就何止大了三四倍。甘凉大将军张武威别看是个武人,却绝爱陈列文绣。只见帐中,能绣上花纹的地方几乎都绣上了,而且绣艺精良。当然了,这些都是太子建成的礼品。隋朝末帝杨广在奢侈上足以夸耀前人,唐是承隋而建,隋朝的许多财物当然也就由唐继承了,何况太子建成绝对是个大方人——在他需要大方的地方。而张武威也绝对是个值得他大方的人。

  别看张武威酷爱文绣,他可是个绝绝对对的武人。他起身边庭,累战立勋,今日这大将军之位可是他一刀一箭拼出来的。所以他觉得自己有资格享受这些文绣,也有资格享受太子的敬意,哪怕这敬意之中不乏拉拢之意。

  让他不满的主要是朝廷。朝廷不是不该试图建立北庭都护府,但筹备,管理,不该离了他张大将军去。镇守甘凉,本有守边重任,一旦西北无忧,他张大将军的位置岂不大有动摇之理?

  所以他劫粮,嫁祸李波,这不是因为他很把李波放在眼里,而是、拥兵者如欲自重,必先养‘匪’,没有匪则不妨造出个匪。而李波偏偏真的也把第二批粮草劫了,那他不是匪谁还是匪?有了匪,就有征剿,有了征剿,就有地位。张大将军把一切都算在了掌里,这是他与太子建成对抗秦王世民欲经略西北的一着好棋。

  所以他有资格满意。张武威扬着他黑炭色的头,早起,前边边庭前锋给他捉来了一个女人,听说那女子样貌美丽,打扮不俗,应该绝对是个李波身边重要的女子。张大将军很感满意,为这大帐,为这捷报,为这女人。

  大帐外一里才是辕门。四万大军驻扎当然要占很大一块地,而辕门是军中重中之重,所以派了张大将军最亲信的偏将魏华龄掌理。这掌理是要监管军中出入,遇敌示警。只是魏华龄却再也没有想到:居然——果然有警。

  是谁敢犯甘凉大将军的虎跸?

  来的人不多,只有一辆车,车中只有一人。那人满面风尘,长眉细目,虽风尘劳顿,却仍掩不住那双细目中灼亮的神彩。魏华龄一接警报,就走向辕门,倒要看看谁居然熊心豹胆,胆敢光天化日冲撞辕门。他一双小眼向远处望去,就见那车子飞驰而来,车前掌鞭的是个好把式,只见他鞭鞘连挥,车子已飞驰而近。魏华龄喝道:“备箭。”手下军校就已弯弓搭箭,然后魏华龄叫道:“通名”,一百余小校就一起高喊道:“来者通名!”

  来人依旧在飞驰,闻声喝道:“唐皇特使!”

  魏华龄心内冷哼了一声:你就是唐皇特使,到了这大军之中,只怕也由不得你威风。他一摆手,喝令旗下小校收弓,打开辕门,他自己却站在了辕门正中。陈澌已转眼而至,他似在辕门口都不待停车。魏华龄冲拉车的马“吁”了一声,他气息极粗,那拉车的马一惊不由站住了。魏华龄心里不由升起了一股怒气,怒道:“什么人!”

  陈澌似颇心急,冷淡地一示腰牌。他的牌可是李渊特赐,那牌上龙飞于天,正面阴文刻了“如天子”三字,他一抖缰,就待前行,魏华龄已一伸手拉住缰绳,口中怒道:“不得乱闯。”

  陈澌已森然道:“耽误军机,你耽待得起吗?”

  魏华龄从军十五年,杀人过千,倒很少看到有人敢面对他的怒气喝转回来的。当下小眼一瞪,怒道:“就是军机也要禀报,就是八百里紧急快递也要我先转呈上去。你纵是唐皇特使,岂不闻周亚夫细柳营故事。”

  周亚夫是汉代名将,平定七王之乱他有大功。当年汉景帝曾亲至军中慰军,但冲撞辕门,还是被他斩了马首示众。——陈澌心中冷冷一笑,就他武威将军还要与周亚夫相比,他不怕正要闹出个王储之乱来?只听他嘿然道:“如今天下已定,皇上起身于兵马,你倒休提那汉家故事,如今时势不比当日,当今圣上也不比那文弱皇帝。你一意相拦,当我这腰牌斩不得你吗?”

  说着,他一提缰绳,就欲冲入。魏华龄伸手一握辔头,就要牵那马匹。陈澌鞭子一挥,就向他腕上抽去。他虽年轻,已艺成多年,当此乱世,久经磨励,这一鞭风声呼呼,竟是痛手。魏华龄也没想到这面相斯文的年轻人果敢如此,不由一缩手。陈澌已一振鞭,单车直向前方冲去。

  就这一会耽搁,已有报信的小校先到中军大帐禀了上去。陈澌与那小校几乎前脚后脚进的帐。他一路疾驰,已连换三骑。从野马井到张掖直有四百余里,他连驰三昼夜,脾气越发悍厉。张武威刚听完来报,就见一个穿了一件突厥人长袍的男子走进大帐。帐门口小校欲拦,已被他抖手一振,拨开长钺,步入大帐。陈澌入帐后就一掀袍褂,露出里面的腰牌,振声道:“唐皇特使陈澌见过甘凉大将军。”

  张武威虽在军中,但自隋末以来,江湖人物也多有人在军中啸聚,对陈澌之名他倒并不陌生。只见他一抬眼,见这人在自己四万军中略无惧色,不由也心下暗佩,果然见面胜似闻名!他一肃手:“皇上可有何旨意?”

  陈澌双目向四周一望,张武威一挥手,左右侍立的美人便已退了下去。陈澌摇了摇头,把一头散乱的发藉这一摇略为理顺,才努力平静地道:“在下此来,是为将军轻易出兵之事。”

  张武威心中微一沉吟。从陈澌入甘,他就已先得知,还特派帐下威武十卫追蹑而去。可这几日。威武十卫一直未有消息呈送上来,他一直颇为奇怪,更不知这厮怎么自己找上门来了。他虽有太子建成在后面支持,却也不好与唐王特使轻易闹翻,当下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然后指派手下与陈澌设座,然后才道:“陈兄,这事是这样的。兄弟制下原有隋末乱党、刁民李波一人,自十年前与张九常、马扬、施榛、乔华四人结了个什么劳什子‘镜铁山五义’,啸聚边庭,不行仁义。这次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上犯天威,于一个半月之前劫了朝廷运往碎叶的二十余万担粮草。甘凉忝归兄弟辖制,如不征讨,何以上报天恩,下对黎民,所以才提兵来剿。想我大军一到,此跳梁小丑不日就成齑粉尔,原不是什么正经用兵。兄弟身负一方安威重任,不得不如此,陈兄以为然否?”

  陈澌没有说话,他已就坐案前,从怀里静静掏出了十个铁牌一一平整地放在案上,一言不发,只看向那十个牌子上去。他心里冷冷地想:为什么这些人无论做的事如何卑鄙暗污,口里说出来的总是堂皇一派呢?

  张武威面色一变,那十个牌子不是别物,正是他帐下派出的威武十卫的贴身腰牌。威武十卫在他甘凉帐下非同他人,原是他贴身近卫,他颁发这十个腰牌时,原有“牌在人在,牌亡人亡”的训示。他心中微微一愕,看着面前这个身形颇显瘦削的男子,心中实在难信——难道自己帐下精锐如威武十卫,也被这小子一起拾掇了去?

  陈澌轻轻啜了一口面前的茶,他已好多天没有好好喝一口茶了,看他神色,似是为这一口热茶很感开心。然后他在怀中微微出露了下一卷卷帛,那上面是他这些天调查的笔录,然后他才淡淡道:“那粮草真的全为李波所劫吗?以大将军明鉴,只怕事实并不如此。”

  说着,他用指轻轻叩着面前铁牌,清声道:“小弟手中证据,不止于此。张大将军,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张武威面上一愕,又是一怔,然后才哈哈一笑。陈澌知他此时心中狐疑百端、犹豫难定,自己要抓住的就是这短短之机。但他面上神色不露,淡淡道:“其实以皇上之圣明,对此事早有猜疑,不然,也不会请兄弟前来重作调查了。兄弟这近一月来,可也没闲着。张大将军,据兄弟查访,哥家沙窝那十五万担粮草果是他派人所劫,他也已供认不讳,只是红柳园那十万担粮草与压车的二百军士之事张大将军怎么说?嘿嘿,还有这威武十卫,大将军可也对兄弟我太照顾了些吧?”

  他话里不卑不亢,面上却轻露揶揄之意,看得张武威心中怒火一滞,却叫张武威一时开不得口。他实也不知威武十卫到底是被这小子擒了还是杀了。杀了倒也罢了,他帐下虎士多有,不见得心痛,若是擒了解回长安去,这密刺朝廷密使的勾当可是见不得光的,上面纵有太子建成相护,这事只怕也大有麻烦。想着,他一转眼珠,先避重就轻打个哈哈道:“陈兄,真有你的。这么快就查了这么多事,果然不负皇上期望。陈兄之名,兄弟久仰,惜一向以来无一面之缘。左右……还不快给陈兄备酒?”他双目一嗔,向身边小校责难下来,然后又面露微笑道:“陈兄,边庭小地,招待不周,请别见怪。”

  然后他长叹一声道:“这件事,兄弟确有做得不妥的地方。只是,陈兄,你一向未临边陲,侄也不知我们这些驻边将士的烦难。唉,一言难尽呀,一言难尽。陈兄劳累多日,只怕现在也累了吧?且小憩小憩,正事咱们回头再谈。来人啊,传下去,备饭。”

  陈澌察言观色,见他顾左右而言其它,已知他心中有些惧意,打蛇随棍上,口里加紧,面上却更是淡淡道:“多谢大将军了。陈某这次前来,察这个无头案子,皇上也曾暗嘱……”

  他轻轻叹了口气,似是暗示李渊心中的为难状况“……‘要说甘凉大将军,也是为朝廷立过大功的人。不过,他是武人,不明关窍,好多事只怕做得大欠思量。无论如何,他实是不该卷进我二子相争的事里。对这件事,你能查明是一定要查明,这关系朝廷尊严与边防大局。但只要还不太过份,不至干扰甘凉大局,能过去的我这做皇帝的也情愿就让它过去吧。张将军如有一时糊涂,我还可见谅,这件事,万望陈公子能体朕之意妥善处理’。”

  他转述的是李渊的原话。他说李渊称他为陈公子,倒并不是自抬身价,当时朝廷初立,原有不少江湖逸士、草野豪杰未尽入唐家网罗,李渊父子还颇有敬贤礼士意,陈澌这次也是受李渊私下相托而来。张武威听到这儿面上神色也是一缓。陈澌心中也是一叹,他也知当今圣上的难处,二子相争,为谋皇位,太子建成以长得立,而次子世民却居功巨伟,让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大有难处。他叹的还不是他们的李家家事,而是想,天下初定,百业待兴,本有一太平之机,可这嫡子之争只怕会成为朝廷乃至天下的一大暗伏危机,其间关连,也足以酝酿一场巨大变局。这变局要只是他李家之事,倒也罢了,他也不愿横加伸手。但这变局分明已关系到天下祸乱,陈澌艺成之日,就自视以天下苍生福祉为已任的人,如此情况,他就不能不管了。

  张武威也听出皇上也不愿意把太子与秦王之争真正示人,闹到不可收拾之地,心下一宽。这时却见陈澌却一拍案,继续转述李渊话道:“……‘可他们兄弟我一时虽然还无法劝拢,可若有小人一意在下面添乱,私立私党,以谋私利,陈公子请告给他们知道,我李渊可不是一味慈懦之辈,也不是什么承平之日继承来的皇帝!’……”

  他这话极重,一言即出,双目就泛出精光,直视张大将军。别看他在当今朝廷中实为一介草民,但其言其行,因合正道,却自有一种堂堂皇皇之气。只见他不急不缓,代诉李渊之话时,内中缓急,分毫不爽,听得张武威额头冒汗,他也久知李渊之威,心下不免转忧。就在他心中忧喜不定之际,只听陈澌又轻叹道:“张将军,其实有些话兄弟不说你也该明白其中利害。当今天下初定,万物更始,在下虽为一介草民,却也望张将军能以天下苍生为念,能不轻启战端就不要轻启,不要为个人权位再陷万民于水火。这次皇上派兄弟前来,就是特意要在下全权处理李波此事。张将军这突然拨寨势迫,可是就把这事闹大了。这事情若要闹大,只怕就不再是个关于小小的镜铁山五义的问题,其后纷争,只怕绝非你我所能控制。张将军这一不领上命,拨营出征,只怕不止让在下为难,也让皇上为难了;不止让皇上为难,连秦王、太子只怕也会很为难很为难了。”

  他也知轻重,这话也就一语点到即止。张武威虽然威武,一时不由也手心出汗。然后陈澌就正眼望向张武威,静静道:“皇上特特派兄弟来此,就是想要挽回这个可能让大家都为难的局面。张将军粗中有细,向为国家柱石,当知得此中轻重。大家也不要以为当今圣上只是一味厚德载物、事事都可原谅的。如发雷霆之怒,只怕朝中上下,连同张大将军,连同太子,只怕谁也担待不起。何况、若果有人祸乱这天下难得的平静之机,纵是当今答应,百姓也不见得答应;纵是百姓无力,嘿嘿,草野之中还尽有胆识之士,他们虽无军马在手,但一剑之利,只怕也会让人未敢轻试。”

  张武威一愕,再没想到他这一言里分明已有威胁之意。他陈澌是谁?居然敢在四万军中威胁主帅。张武威心中一怒一愤,却又尴尬得一时做声不得。以他脾气,本待发作,可奈何当前局势他怕还发作不得,只有尴尬道:“嘿嘿,陈兄所言,当然不错。……喝茶,喝茶”,一面却嗔身边小校道:“眼看陈兄茶尽了,还不快快斟上?”

  陈澌面露微笑,知道自己一番说词已触动了这镇守边庭的一方大将的深心。他啜了一口新斟上的茶,一时也是无话,要酝酿点时间与张武威压力,也给他一个思考之机。

  张武威心中念头果然在连转。面上虽神色不露,心里却在权衡轻重:这陈澌之言,此时到底是听他的还是不听呢。听然耳中听陈澌怒道:“大将军,你左肩上怎么有一只苍蝇?嘿、贵人尊体,难得清宁,居然有尔等区区细物敢相滋扰,实在可恶,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吗!”

  张武威还没及反应,只见陈澌忽一跃而起,他左手挟箫,右手忽从箫中掣出一物,光芒暗淡,也看不出是什么,正是那日李小妹所见的奇门兵刃“一抹线”,在张武威都来不及反应之前,他一抖手,那一抹光华就已刺出。他离张武威本颇远,但这一刺,那只苍蝇就已应声中刺,陈澌手腕轻抖,那苍蝇就已落在张武威面前案上。只听陈澌嘿然道:“好了,这跳梁小丑居然也敢滋扰张将军贵体。张将军,喝茶。”

  在张武威还未来得及看见他手中兵刃以前,他就已回到自己座席,收刃入箫,面上淡澹然略无它异,而身姿的镇定,就仿佛他从不曾动过一般。——他这一手,分明就是当日也曾展露于李波帐中的“千里庭步”。张武威的后背一凉,冷汗丝丝而下。他本出身草莽,也是解得武艺、身手矫健之辈,却再也没想到陈澌出手之快一至于此,居然杀一蝇于自己肩侧而自己未惶一避。心中百转之下,越想越怕,只哈哈笑道:“喝酒,喝酒。”

  这场筵席从午前直吃到申时。席间美人歌舞,颇为绝色,想来又是太子建成送给这张大将军的礼物。陈澌面上与时俯仰、与人谐适,心中却不乏感慨,却也并不做声。张武威只只讲酒道菜,两人再未提心中正事。张武威正不知这狂生自己到底该如何打发,却见陈澌已推酒笑道:“大将军,这可是小弟这些天吃的最好的一餐了,多谢多谢张将军美意。”

  说着,他似有意似无意地提到:“兄弟来此之前,听说张大将军帐下小校捉了李波身边的一个女子?如果有,小弟倒想一见,看看是不是还是让兄弟领了去,直接与李波他们接洽。皇上之意,这次劫粮之事,当然不能做罢,但示之以威武之后,还是能兵不血刃的平息就先平息下去。”

  张武威一愕,没想到这小子悄息这么快,当下哈哈笑道:“好象是有这么回事,兄弟还没来得问呢,陈兄都知道了。”

  说着,故意问左右道:“果有此事?”

  一员参将就趋前禀道:“是有此事。”

  张武威就一拍掌,笑道:“把那女子提上来,给陈兄看看带了去,陈兄可是皇上特使。”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即然自己此时不便翻脸,那么索性好人做到底,满满意意地打发了这厮先去。想到这儿,他心中一冷,嘿、这小子,今日怎么满意且让他怎么去;它日,如再有机缘山水相遇,那时……张大将军目光中暗暗一狠,他是再不会忘了今日之辱的。

  陈澌面上神色不露,心里却不知为何忽忽一乱。面对坐拥四万大军的统帅,他也不曾心乱过,可是,为什么想到要见到那被捉的女子,他的心中会有这一乱。那一乱好怪,似有惊有喜,有怯有惧,是他这二十几年的生中所从未曾经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陈澌手心出汗:那女子如果真是李小妹,以她的脾气,他真不知该怎么见她这一面,这一面她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而以她的骄傲,这一见会对彼此都相当的尴尬吧?

  他微微垂着眼,想及李小妹的表情,脑中就似重现了当日她在马上回身一箭射来、满天阳光照在她身上、她长裙飘拂、含情流眄的一睇。所有的阳光似都聚在那一箭射来了,陈澌心中忽感到一丝燥热,耳边听张武威叫道:“陈兄”。

  陈澌一抬头,就见那女子已经带来,低垂着头,鬓发散乱,面如梨花,却……不是小妹。不知怎么,陈澌心中有些欣喜又有些失望,他甚至有些怀疑,如果早知道被捉的不是李小妹,自己还会那么快马扬鞭,专心凝虑地赶来吗?他用一声轻“噢”掩饰了自己的失望,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那女子低声道:“我是九月儿。”

  ——李小妹当日奔马出走,叫人担心,她身边马队的几乎所有人都出来寻找了,九月儿虽然娇弱了些,不娴鞍马,但李小妹待她那么好,她也就不肯后人,没想纵蹄才出数十里,就会为人所捉,带来了这里。这两天连日忧惧,正不知自己会又遭到什么噩运,没想、那个小妹想要射中的男子会突然出现。

  陈澌想了想,似是对这女子也有些印象,好象在李波处看到过似的,看来不是张武威在骗他。这人即果然是李波之人,他当然就要带走。想丰,他走上前,轻轻捏住九月儿身上绳索,他的拇指上微微留的有些指甲,只见他虎口的腱子肉一绷,稍一使力,那细如小指的绳子已登时被他掐断,这手功夫连押九月儿的士兵心中也不由暗暗喝彩。陈澌一把抽下绳子,回身冲张武威道:“兄弟还有身负重命,另有要事,就不多为打扰张兄了。张将军,我这就去处理李波之事,也请张将军退兵三十里,不日回营如何?”

  他说时,一又眼定定地望着张武威,不容他轻易托辞。

  张武威一愕,半晌狠心道:“好!”

  陈澌一抱拳:“多谢张将军款待之谊。”说着一携九月儿,并不避嫌疑,带着她向帐外走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弓萧缘——石榴记》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6夜行
2校花的修真强少
7医路风云
3重生之狂暴火法
8我的美女校花老婆
4锦堂归燕
9盛世田宠
5祸国妖妃不贤淑
10我以时光换你情深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官网之乘风破浪 作者:他乡的灯火
官场风云 305827字
仕者势也!孤儿踏上仕途,蝇头小吏悯苍生,逆转人生借势而起,乘长风破万里浪,一步步走入红墙!

2金融之王 作者:金钱虎
商业大亨 101286字
控金钱!掌生死!逆命途!战金融大亨!杀无耻小人!挥手千亿资金聚拢,只为扬我金融王者威名!

3我的江湖 作者:超脱的老王
都市生活 358732字
为了守护表嫂,我跟表哥翻脸,我跟高利贷开战!但我不知道的是,我的一切早在别人的算计当中……

4霸道兵王在都市 作者:十里望君颜
都市生活 229471字
兄弟身负重伤,爱人惨遭杀机,惊现海外杀手,这是一盘棋,在他来到静海市时,已经开始下了。

5重生之巨变 作者:永远的大洋芋
都市重生 276729字
不重蹈前世的潦倒,不继续苦闷的人生。他利用各种优势,创造了偌大的商业帝国,赢得无上尊严。

6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作者:楚琴子
都市生活 2042326字
神州特尖组织,兵王回归都市,万花丛中过,打脸、装逼、暧昧不断的极品透视: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7都市鉴宝达人 作者:孙大王
都市异能 2636837字
手表能鉴宝,因为只有宝物的宝光,才能让指针旋转,而回拨指针,更能让时光回溯,一切只是开始。

8超能相师 作者:最终的回响
都市异能 2132014字
被老道士收养的江凡,为寻父亲勇闯都市,靠相师技能实力征服众人,协助警察破奇案,逆天写传奇。

9凌霄之上 作者:观棋
古典仙侠 2436453字
王雄觉醒前世记忆,重掌人间权柄,携千军万马,重蹬仙界旧地,征伐四方仙神,让世界臣服脚下!

10至高使命 作者:梦入洪荒
官场风云 2325430字
铁肩担重任,履职为人民!选调生李天逸上任因得罪镇书记,被派往疫情前线,李天逸该何去何从?

换一换